網絡旅游網平臺

跟團雪鄉游導游這樣推銷套票:到東北就是遭罪,得花錢買開心

傳媒宜賓2019-06-17 18:46:45

據錢江晚報11日報道,哈爾濱雪鄉宰客風波過去近兩周后,雪鄉趙家大院拆了招牌悄悄接客,而跟團雪鄉游導游這樣推銷套票:到東北就是遭罪,得花錢買開心……

趙家大院門口的大招牌已經拆下來了(本文圖片來自錢江晚報)

最近兩周,哈爾濱雪鄉被推到了風口浪尖:去年12月29日,網友“一木行”發文稱,元旦前和家人去雪鄉旅游,入住一家名叫趙家大院的客棧時,遭遇宰客,被老板強行補差價,一言不合就不讓住。

“一木行”的帖文刷爆微博和朋友圈,不少網友跟帖吐槽雪鄉的黑歷史。

事情發酵后,當地主管部門介入,涉事客棧被罰款、停業整頓、列入家庭旅館“黑名單”,當地同時成立聯合調查組,采取多項措施對市場進行整肅。

如今風波過去近兩周,雪鄉怎么樣了?錢報記者趕赴雪鄉。

趙家大院把門口的招牌給拆了

無論是在游客中間還是哈爾濱當地,雪鄉宰客事件引發的震動,余威尚在。

在杭州飛往哈爾濱的飛機上,不少人在聊這個事。

到了哈爾濱,一位出租車司機聽說錢報記者要去雪鄉,就說,“你不跟團,自己去啊?那準備花上兩三千吧。不過,它附近有個鎮,住鎮上會便宜很多。”

1月8日,記者一行從雪鄉坐班車到趙家大院所在的永安林場,售票員問,永安林場有什么好玩的?司機迅速接話說,參觀趙家大院唄。

雪鄉距離哈爾濱市區300多公里,它的核心景區位于一個叫雙峰林場的地方,事發的趙家大院則位于永安林場,兩地相距10多公里,但同屬大海林林業局。

從雪鄉到永安林場每天有兩三趟班車途徑,車票5元,10多分鐘即達。

永安林場所在的村落不大,因為緊鄰雪鄉,這里大部分農家也都開起了客棧,門口掛著住宿、餐飲的招牌。

趙家大院在所有客棧中算是比較醒目的,三排房屋都是青磚建造,門口一個高高的木制牌樓,最上面是嶄新的三個字:“威虎寨”。看不到“趙家大院”的字樣。牌樓一側掛著“今日有房”的招牌。

牌樓旁邊的一個土堆上,豎著一個木牌,寫著“住宿請鳴笛往里走”,并有指示箭頭,木牌上方是一行小字:趙家大院。再往前走,一扇側門前面立著一塊刻著“趙家大院”的石碑,門上掛著“趙府”的木牌。

客房內有人住,記者談價300元一晚

進到院子里,一間寫著“食堂”的房間內,擺著六七張桌子,每張餐桌上都放著兩碟咸菜,里面有兩個男子,一高一矮,高個男子在忙著擺早餐,矮個男子低頭看手機。屋內墻上張貼著雪鄉房價、游玩項目的價格公示單。

錢報記者詢問,當天是否有房間。高個男子連聲說有,并帶我們去看房。

客房登記臺前掛著“今日房價”的公示牌:豪華套房895元,標準房480元,最便宜的普通房258元。

其中一間客房里面住著四五位客人,剛剛起床,她們自稱是前一天晚上入住的,說這里暖氣、洗澡水都可以,就是洗漱用品要自備。

負責房間管理的是一個中年女子,她說這里剛開業不久,自己也是剛來的。記者咨詢兩人間的房價,她走到門口,低聲說300元。

“如果住在這一晚,我們可以免費接送到雪鄉一趟,兩晚就兩趟。”高個男子表示。

那位矮個男子被高個男子稱為房東,對我們的搭話保持一臉警惕:“啥意思?你們干什么?”

仔細詢問我們是怎么來的之后,他態度略有緩和,表示這里到雪鄉只有下午3點左右有一趟班車,其他時間點如果要過去,需要包車,車費是100元。

對于趙家大院已經接客的事,附近開店的幾家老板都表示不知情。一位村民說,趙家大院的房東不是村子里的人,“(宰客)這事兒出來后,我們生意都受影響了,反正不光彩。”

記者隨后在村里轉悠時,偶遇一位身穿警察制服的人,他打招呼說,你們不去雪鄉玩,到這里干嘛?來看趙家大院嗎?然后手指著周邊劃了一圈說,這片本來也是搞旅游的,剛有點起色,因為趙家大院的事兒受影響了。

聽記者說,趙家大院已經開始接待客人,他很驚訝,“不可能,不會營業的。”隨后,他走到趙家大院門口,瞄了一眼停在那里的車輛,說,“老板的車在,人應該在的。我進去看看。”過了一會兒,他從里面出來,但否認趙家大院重新營業。

景區內大屏幕播告誡書,家家掛價格公示牌

距離趙家大院10多公里之外的雪鄉,此時正處在旅游旺季,景區內住宿一房難求。

出發前,錢報記者在攜程上查詢,多數客棧、酒店、家庭旅館都已住滿,還有余房的也就四五家。價格最高的一千五六百元。

從哈爾濱到雪鄉,錢報記者選擇了龍運客車,這是宣稱官方唯一指定用車。早上6點半出發,中午11點30到達,中途只在三個站點短暫停靠。

根據之前的報道,宰客事件之后,當地旅游管理部門禁止涉事的龍運公司大巴配備隨車“乘務員”,記者乘坐的這趟大巴車的確只有司機一人,40多座的大巴車坐了近20位乘客,全程沒有人推銷旅游產品。

中午進入景區后,雪韻大街上的大屏幕上滾動播放著“關于雪鄉國家森林公園旅游市場價格行為提醒告誡書”、以及具體的菜價、住宿價格,包括平日最高限價和元旦周末的上浮限價。

按照這個公示,一個普通標準間,平時最高限價每天每間880元,上浮標準在15%到30%之間。這樣的價格公示牌也張貼在每家經營戶店內。

游客服務中心的屏幕上則在反復播報:由于近期內雪鄉景區游客大幅增多,市場內存在一些超出限定價格的售房信息,為規范旅游市場秩序,嚴厲打擊倒房、扣房等違法行為。

具體措施包括通過網絡、自媒體以及實體門店訂房、售房的經營戶必須合理控制房價等。

游客服務中心內的自動售貨機里,泡面10元一盒;附近小商店里,礦泉水3元到5元一瓶。至于吃飯,價格不算太離譜,記者在一家砂鍋店,點了一份砂鍋套餐38元;提供炒菜的地方,兩個人一葷一素,兩瓶果汁,兩小碗米飯,130元,份量蠻足。

有經營戶一天被退掉6間房

下午時分,雪鄉里的游客并不算多,但也不冷清。景區里面一切如常,似乎風波已過。但和一些經營戶細聊之后,就發現,宰客事件對雪鄉的傷害并沒那么快恢復。

周大姐是本地人,開店之前就在雙峰林場的食堂里做事,她也是最早在雪鄉做餐飲住宿生意的經營戶之一。

“這事兒對我們的生意影響真挺大的,很明顯。”“一木行”的帖子在網上發酵后的兩天內,周大姐一直在做一件事:接電話、解釋。

“都是已經訂了我家房間的客人,打電話或者在微信上把那個帖子發給我看,問的都一樣:我們過幾天就要來了,你們會不會也這樣?”

周大姐以做餐飲為主,住宿的房間有十五六間 ,“第一天,就退訂了6間房。還有的是機票都訂好了,沒辦法,硬著頭皮來的。以前哪有過這種情況。”

“像我這樣,本地人自己在做的不多,估計也就20%,其他都是承包出去的。”周大姐說主要是這里太偏僻,年輕人都搬出去了。雪鄉每年開放的時間是每年11月中旬到春節之后,總共三四個月。周大姐一年也就忙這幾個月,”對于那些租房經營的人來說,是挺有壓力的。”

“大概2008年開始吧,因為電視劇《闖關東》在這里拍,旅游的人就多起來了。《爸爸去哪兒》播了之后,人就更多了。”

宰客風波讓雪鄉陷入輿論漩渦。周大姐說,“我們經營戶這幾天都在討論這件事,所有人都很反感那家人。其實林業局管得可嚴了,這真的只是極個別的事情。”

1月5日,周大姐發了一條朋友圈:我不能說讓來雪鄉的每一位游客都百分百滿意,只希望來雪鄉的每一位客人都能留下一個美好的回憶、感受雪鄉人的樸實厚道、熱情,體驗雪鄉童話世界的美麗。

記者一猶豫,旅行社團費立馬打對折

從下飛機開始,聽說我們打算去雪鄉的人幾乎都會問同樣的問題:你們自己去嗎?

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往往會再補一句:還是跟個團吧,靠譜點兒的,沒看網上(趙家大院)那事兒嘛?那就是散客!

因為位置偏遠、公共交通不便,去雪鄉的游客有相當部分會選擇在哈爾濱跟團,圖個省心。但跟團真的比自由行靠譜嗎?我們決定試一試。

要參團太容易了,根本不用找。我們在哈爾濱當晚住宿的酒店電梯口就有,擺張小桌,豎塊經典東北旅游的廣告,配一名銷售,這樣的形式在行內被稱為“包桌兒”,地方小,生意卻不差。時近晚上7點,還有四五名游客正圍著銷售,有的詢價,有的正交錢。

“超值夢幻雪鄉游”就在經典線路中,銷售給我們的報價是168元/人,兩天一晚,包括往返大巴車、四餐飯、一晚住宿和雪鄉景區門票。這也是哈爾濱——雪鄉游的基本配置。

按官方售價:哈爾濱到雪鄉直達班車單程票價120元/張,雪鄉景區門票90元/張。加上吃住,如此低廉的價格很難讓人放心。記者決定再看看。“你們去看吧,行程都一樣。我還可以給你們住宿升級,升炕標。”所謂炕標,就是室內配獨立衛生間的雙人標準炕房,在攜程上一晚的售價約500~800元。

中央大街附近是旅行社分布最密集的區域,一段四五十米的路上就分布著三四家旅行社,門面都不大,晚上八九點還燈火通明。挑了家門面最大的,同樣的雪鄉二日游行程,這里報價398元/人。從價格上看似乎比前一家合理。我們略一猶豫,銷售就立馬減了價。短短十分鐘,報價從398元降到200元,而住宿則從普炕(普通多人間)提高到了標炕。

為了說服我們,銷售又拿出旅游合同和合同補充協議。

合同中明確約定:行程中的自費項目均為游客自愿參加,旅行社的工作人員不得強迫。一切看上去似乎都很規范。簽了合同,付完錢,我們問她,這一天做了幾單?“兩單,包括你們。”她晃了晃手里另一張合同,那張合同上寫的費用是248元。

最堅持的游客最后補了400元

第二天早上5點半,呵氣成冰的哈爾濱街頭還是一片漆黑,記者按照約定時間趕到集合地點的時候,大巴里已經坐了半車廂的游客,睡眼惺忪的臉上帶著即將出發的興奮,車廂里滿是嗡嗡的低聲談笑。5點49分,大巴出發,原定48人的團,最終43人成行,5人臨時退出。有游客在電話中說,出發時間太早起不來所以不來了。“你別跟我說,跟旅行社說去。”導游直接掛斷電話。事實上,旅游合同中有約定:“因個人原因取消行程,費用全損。”但顯然,這件事讓導游很生氣。

車上了哈牡高速以后,天色漸亮,補眠的游客紛紛被叫醒。導游開始當天第一次講解,一開口就提起了雪鄉的天價炕:“我們說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銀山,銀山是什么?雪,是大自然賦予我們的獨特景觀。那么金山是什么?你們花錢過來旅游堆積成的山叫做金山,金山被你們堆起來了,你說這個地方貴還是不貴?”這句話似乎無意中給整個旅程定了基調。

上午10點多,車行到中途休息站,此時導游已經花了將近兩個小時說服游客購買自費項目套票:大套票1480元/人,小套票1380元/人。按導游的說法,到東北旅游就是遭罪,這是“一生只來一次的地方”,所以你得花錢買開心:“那些帶著對象來的,老問對象玩不玩,我要是她,一腳把你蹬死,如果你要這么摳,趕緊分手。現在,你就面帶笑容,我去你身邊,把錢交給我,幫你訂票。”但此時車上已經沒有幾個人真能“面帶笑容”了。

錢報記者比對了一下,套票中包含的9個項目,在我們簽訂的合同補充協議里全部為自費、自愿參加項目。

“我不參加……”記者話沒說完就被打斷了。

“不行!”

“我簽了合同。”

導游看了我一眼,放緩了語氣:“你等著,一會兒跟你說。”

休息站原本預計停留20分鐘,但事實上因為導游正一個個說服不愿參加自費項目的游客“自愿”掏錢,導游再過來的時候,已是40分鐘后,車上還剩包括記者在內的六七個“頑固分子”。

軟磨硬泡了一個多小時,見我們態度堅決,導游終于松口不再推銷套票,但不玩還是不行。簽了合同?她說,“別跟我扯這個。”

最終:剛剛動完手術沒多久的老人被迫要去乘坐刺激的雪地摩托;從歐洲來中國旅游的姑娘,一句中文不懂卻被推銷了東北二人轉門票;對我們算客氣,買了兩個項目后被放過,但要求“如果跟其他游客說這事兒,所有差價你們給我補齊”。

總算游客全部上車,以為可以走了?不,有個小伙子再次被叫下了車,因為他什么項目都不愿意參加,而導游一個也不想放棄。在游客再三催促之后,時近中午12點,大巴終于再次上路。“真想抽他,一個大老爺們兒這么磨磨唧唧。”導游一上車就先抱怨那小伙兒,說耽誤大家時間得怪他。

事后,錢報記者問小伙子為什么不想參加自費項目?“我從廣州來的,光看到雪就滿足了,就想看看雪、拍拍照。”

最后為什么沒堅持下去?“不好意思,不想因為我一個人再耽誤大家時間。”最終,他只好花了400元隨便參加了一個項目。盡管如此,導游嫌棄他摳門,而多數游客似乎也把耽誤時間的賬算在了他頭上。

游客說,反正下次再也不來了

下午四點半,大巴到達雪鄉風景區,此時已夜幕半垂。

當大家站在熱鬧的雪韻大街上,臉上看不到終于到達目的地的興奮,就想快點結束這一天的疲累。

“終于知道為什么今天一上車導游就說這是一生只有一次的旅行了,這樣的體驗,我絕對不會來第二次!”一位游客忍不住抱怨,他看有報道引用雪鄉景區管委會主任的建議,說從哈爾濱到雪鄉全程旅游費用約為600元左右,不要選擇低價團。結果他交了八九百的團費,也沒玩得舒心。事實上,交了一兩百元到八九百元不等團費的43名游客都在同一個旅游團里,同樣在等人與被等之間過完這漫長的一天。

“I hate here,it’s not funny.(我討厭這兒,一點也不好玩。)”歐洲來的金發姑娘終于忍不住抱怨。這是她在中國旅游的最后一站,看了網上雪鄉的照片才不遠萬里而來,結果因為不愿意參加自費項目,一整個白天都在應付導游,而她心心念念的雪蘑菇、雪房子原來早已被圍成獨立景點還需要額外買票才能看,“我永遠、決不再來。”

團友們面露尷尬,一位年過60的阿姨說:“你們得告訴她,她的中國游沒有一個愉快的結尾,我們也很不好意思,但不是中國每個地方都這樣,她應該再去看看。”

下午5點半,開始安排住宿,43人被分成兩撥,一撥是交了兩三百元升級住宿的,被安排在一家民宿,而另一撥不愿再交錢的游客則被帶到了另一家民宿。相比之下,第二家的住宿條件顯然不如第一家。“你可以升級啊,交200元,給你換房間,晚點兒,有錢也沒房換了。”導游也有點不耐煩了。

安排完住宿之后,直到第二天中午出發回程,剩下的都是自由活動,沒有更多可以收費的環節,導游的耐心用罄。

“算了,一晚上就忍一忍吧,反正下次我們再也不來了。”從內蒙古來的游客如此安慰同伴。(詹麗華、吳朝香/錢江晚報)

Copyright ? 網絡旅游網平臺@2017

nw新世界棋牌炸金花是真人吗
全天5分快3计划大小 福彩3d开奖号遗漏 曾道点特玄机 老时时彩360开奖数据 江西老时时杀号定胆 福建时时票中奖结果 体彩大乐透开奖结果 天津快乐十分在线购买 广东快乐十分网上投 赛车现场开奖直播 北京麻将小游戏单机版 甘肃快三助手app 金价今日价格 广东时时官网下载 上海时时网计划 王中王心水!高手论坛